中国文明网总站     联盟网站
  

南昌小伙许诺成门头沟“活地图”

发表时间:2017-03-21 10:44:00   来源:南昌文明网         字体:[][][]  [打印]  [关闭]

 

 

 

 

训练间隙 

  与普通的消防官兵不同,许诺在门头沟区公安消防支队指挥中心的岗位是一名消防调度员,是门头沟区的“活地图”。用老班长张爱军的话说,在整个火警处理过程中,许诺作用如同人的大脑那样重要,用精准的定位,让消防警力第一时间准确到达现场;遇上比较大的火警和山岳救援,许诺还多次冒着危险赶到现场,将战斗指挥员的命令及时传达给作战官兵。

  调度警情 

  一下午45个警情, 

  两手都要接打电话 

  据悉,许诺2013年初调到了门头沟区公安消防支队指挥中心,成为第一批消防调度员。“消防调度员的工作很枯燥,值班室里24小时要人值守,中心成立这么多年,一直是三个人。”班长张爱军说,自己、许诺和苗桥伟在指挥中心一起待了4年。

  张爱军说,作为一名消防调度员,要熟练掌握计算机接处警系统功能、灭火救援接处警程序;准确受理报警,及时准确地调度出救援力量;从接电话到派警下中队,最快需要30秒完成。“经过积累和训练,消防调度员许诺成了门头沟区的‘活地图’,他通过绘制辖区的主要街道地图,对辖区的消防水源摸得一清二楚;他同时还需要有耐心,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报警人,都要耐心解释,合理调配救援警力。”张爱军说,调度员思考的角度,要是战斗指挥员的思考角度,需要有大局意识,如同人的大脑。从2013年进入消防指挥中心,许诺一共参与调度警力3000余次,日均2起左右,其中与消防中队赶赴现场进行救援约400次。

  让张爱军印象深刻的是,许诺刚到指挥中心不久,门头沟区遭遇大暴雨,主城区多处出现内涝,指挥中心的报警电话从中午1点30分响起便一直没有停过。“当天报警电话一直响到了晚上6点,总共有45个警情,为了及时调派警力,我们都是两只手拿着电话,一边和报警人沟通,一边和消防中队联系。”

  事实的情况是,永定中队只有5辆消防车,其中能参与抽水任务的仅3辆,远远无法满足救援需要。“一家工业园的制造厂内涝严重,水已经快淹进了供电房,如果发生漏电短路,不仅工厂会承受很大的损失,很多群众也将面临触电的危险。”如何科学合理地调配救援车辆,成为摆在许诺和战友面前的难题。

  “坚持救人为第一原则,首先把救援车辆派到最需要的地方。”张爱军说,许多内涝警情,如果没有人员被困、受伤的情况,许诺就在电话中耐心与对方解释救援车辆的情况,有时报警人无法理解,甚至在电话中辱骂,许诺也没有与对方争吵,而是语气平和教他们如何处置、自救等待救援。

  赶赴现场 

  冒着油库爆炸的危险 

  前往现场增援 

  张爱军说,消防调度员不光是在值班室内进行调度工作,有时遇上重大的火警、山岳救援等任务,还需要赶赴第一现场,把现场的情况及时反馈给战斗指挥员,做好传达指令的工作。

  永定消防中队副中队长郭宗江曾与许诺多次前往火灾现场救援,许诺在他心里是一名胆大心细、不怕苦不怕累的消防官兵。

  2015年4月15日晚上10点左右,门头沟区潭柘寺风景区西北面的绝石梁山区发生山火。接到报警后,考虑事情的严重性,许诺随永定消防中队作为第一批救援力量赶往现场。“当天晚上的风很大,有七八级,消防车开在路上晃得很厉害,下车之后人被大风吹得都站不稳。”郭宗江说,在大风的作用下,山火已经烧成了一片,现场成了一片火海,从哪里展开救援,如何救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山火的消防官兵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许诺随即把情况上报给战斗指挥员,指挥员命令消防中队迅速赶往山上的雷达站进行救援。

  “雷达站里面有一个油库,虽然有隔离带保护,可是当天的风很大,大火已经越过了隔离带,如果山火烧着了雷达站,很可能会发生爆炸。”郭宗江说,冒着雷达站随时有可能爆炸的危险,许诺跟着消防官兵沿着山路抵达了被山火包围的雷达站,经过大家的努力,大火在次日凌晨3点被成功扑灭。

  山岳救援 

  进山区找失踪驴友 

  经常晒脱皮 

  据悉,门头沟区公安消防支队辖区总面积1455平方公里,其中山区面积达到了98%,属于景区,平时到了周末节假日,很多驴友会自发前往山区爬山,迷路的事情经常发生。为了尽快找到驴友,许诺等消防官兵在山里呆个几天几夜也是常事。

  2016年6月11日晚9点左右,26名驴友报警称在门头沟区十八潭景区迷路,找不到下山的路。接到报警,许诺与斋堂消防中队的消防官兵赶赴现场,依据驴友发出来的定位在大山里寻找。

  “大山里面没有路,我们要拿工具开出一条路来,手和脸经常会被刮伤。”战友苗桥伟说,由于山里道路崎岖,天色很暗,经过一夜的搜寻,消防官兵未能找到走失驴友。在大山里休息了一夜,次日大家冒着烈日继续搜寻,直到下午2点左右,才找到了走失驴友。此时许诺等消防官兵脸上都被烈日晒得通红,衣服已经数不清湿了几次,回到中队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被晒脱了皮。

  苗桥伟说,每一次山岳救援很耗时间,最多的时候在大山里找了一个星期,晒脱皮是经常的事情,而且山岳的地形给消防官兵的救援造成了很大的阻力,“山里的温度比城区低10多℃,有时候我们带着水去山里,水都会结冰,遇到冰瀑需要穿着特制的鞋子,小心翼翼地通过。”

  消防官兵在深山里过夜的时候,经常会看到野猪出没,“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是我们人多,也不去攻击它,野猪可能是见我们人多,从来没有攻击过我们。”苗桥伟笑着说,有时候救援会遇到悬崖峭壁,消防官兵依然要冒着坠崖的危险,将安全绳绑在身上,在山上寻找好固定点,沿着近千米高的悬崖,爬下去救援被困的驴友。

  虽然每一次参与山岳救援很累,身上会出现一些伤痕,不过,在许诺等人看来,每一次救援都是一次锻炼,看到走失的驴友能与家人团聚,大家心里都很欣慰,这些辛苦的付出是值得的。 

责任编辑:熊武返回顶部

从1月13日起,启动“十大不文明陋习”大家评活动,通过市民投...[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