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联盟网站
  

南昌抗战老兵昆仑关浴血奋战 一夜歼灭5千敌军

发表时间:2015-06-15 10:04:00   来源:江西省南昌市文明办         字体:[][][]  [打印]  [关闭]

今年98岁的吴春祥

98岁的吴春祥与儿子吴继民

2013年吴老“重返战场” 回光华门祭奠战友 (1)

2013年吴老“重返战场” 回光华门祭奠战友(2)

今年98岁的吴春祥为黄埔军校的第十四期学生

日本投降前5小时不幸丧生的贺章武连长

吴春祥为20军134师400团2营5连上尉连指导员

  

    1937年9月2日,从江西省南昌县武阳乡武阳村走出了一位热血青年吴春祥,年仅19岁的他,在江西老家有份稳定的工作,但卢沟桥事变的发生,让在老家过着安逸生活的赤子青年燃起了爱国之火,他瞒着全家人辞去江西省电报局工作,一人赴南京报考陆军军官学校。开始了他的传奇人生。

    19岁吴春祥参军后第一战:南京保卫战

    淞沪会战结束后,南京城内外的中国守军便在紧张的备战。12月1日,吴春祥所在的教导总队军士营新兵连2连,来到光华门,为防止日军的空袭和炮火,守军们在城墙脚下挖了很多防空洞每个洞只可以容纳两三个人“喝!你这小子,年纪小,没我挖得快!来,我帮你挖!”同一个连的士兵见19岁的吴春祥年纪尚小,使不上力气,便一把拿起铲子帮吴春祥挖了起来。躲在防空洞的那些日子,一天只有清晨和夜晚吃两顿饭,中午不能做饭,因为有烟就会招致日军的空袭。

    12月7日,南京保卫战正式打响。驻扎在孝陵卫的吴春祥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坏消息传来,但因为是新兵连,迟迟没有接到上战场的命令。“嘿咻!嘿咻!咱们的士兵受伤了,大家快来帮忙,一起将伤兵抬去医院。”南京当地的百姓见到守军受伤,义无反顾的负责召集其他百姓将伤兵送去医院救治。

    直到12月12日,日军将突破重点放在南面,集中力量进攻雨花台,1个小时的猛烈炮击,让守军死伤累累,山坡被削去大半,突然“嘭!”的一声,19岁的吴春祥亲眼目睹身边一位23岁的机枪手被敌人击中脑袋。吴春祥和战友趴在地上射击,拼命阻击敌人前进,阵地上,硝烟弥漫,几乎伸手见不到人,爆炸声、枪炮声震耳欲聋。

    但天色已暗,双方彼此都看不见,只能通过声音判断对方的位置。冲锋的日军没有坦克的掩护被我军的机枪扫倒一大片,这场惨烈的混战让日军丢下500多具尸体再次滚下山坡。正当吴春祥与战友们为扳回一城而开心之时,天上突然降下炮弹,“快跑!”战友们立即呼喊着,原来恼羞成怒的日军调动100架飞机和200门大炮对雨花台实施地毯式轰炸,并让工兵放火烧山,炸弹炮弹像雨点一样砸向雨花台。最后,由于寡不敌众,雨花台于12月12日中午12时失守。

    日军攻下雨花台后,兵分两路,进攻中华门城墙、雨花门,一路进攻光华门、中山门。吴春祥所在的新兵连奉命到光华门附近阻击敌人。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只能依托古老的城墙做掩护进行反击,吴春祥手持一支79式步枪,五发子弹,一枪打出去“呯”的一下,就是一道光线,看见哪边有光了,就往此地开枪,到底打死了多少日本鬼子,也不清楚。

    日军以240毫米重型榴弹炮和150毫米重型加农炮,向光华门、中山门发起猛烈炮击“轰……”240毫米榴弹炮炮击发出的巨响,令整个南京城颤动,我军的血肉之躯实在难挡日军的炮击,战斗到12日下午,光华门、中山门一带的城墙直接被日军240毫米重炮炸开了3个大缺口。“以连排为单位迅速到下关集合。”当晚8时,我军接到撤退的命令:彼时吴春祥才知,日军攻破了中华门,南京失守已成定局。

    撤到下关后,吴春祥接到的命令是奉命以班组、个人为单位设法渡江。江边有许多南京当地的船夫,主动运送士兵们来回渡江,但始终船只稀少,班长带领着士兵们在江边扎木排,短短两个钟头就扎好了一个能坐5个人的木排,吴春祥跟着大家用锹和枪杆划水,开始渡江。

    13日上午八点钟到达江北,吴春祥上岸回头一看,满江的中国士兵,敌人在江对岸欲攻击我军,好在雾锁江面,但到了10点左右,云开雾散,敌军飞机来袭,一阵低空扫射后,我军伤亡惨重,已渡至江北的中国军队沿津浦路向徐州方向撤退。

    昆仑关浴血奋战 夜间反攻毙敌5千余人

    1939年11月24日,日本侵略军二十一军第五师团攻陷南宁。12月4日又攻占了昆仑关,此时三十六军奉命前往昆仑关作战。吴春祥在三十六军第五师十五团一营二连担任少尉排长驻大兴场广元坝飞机场,接到命令后部队前往广西,大约12月初抵达武鸣县、宾阳县一带集结,日夜兼程赶赴昆仑关。

    12月18日,我军以第五军攻击正面昆仑关,昆仑关一共10塘,而吴春祥所在的三十六军负责攻击古辣、甘棠、石塘一带敌军,吴春祥带着兵在8塘的甘棠毙敌。“你们当心点儿,这儿地势险要,高低不平,咱们爬上去的时候要小心,动静得小,如果发生有异常大伙儿统一丢红色信号弹,响一声代表原地不动,响两声代表撤退。”吴春祥担任排长,因昆仑关地势险要地形多为山地,易守难攻,敌军白天会放白气球到高空侦察我后方部队行动,再以飞机大炮轮番轰炸!轰轰轰……日本人开着100多架飞机来轰炸我军,吴春祥所在的军队也多次夜间反攻。

    冬季的夜晚寒风凛冽,12月27日夜间,吴春祥排长带领着自己手下的兵对敌方进行了反攻,士兵们躲藏在2米高的野草丛中匍匐前进,当距离敌军还有200米的时候,突然"呯呯呯……"机枪像下雨一般扫射过来,吴春祥排长打出一个红色信号弹,对身后的士兵喊道:“原地不动!”。

    原来是距离越来越近,敌军发现了吴春祥和一众士兵便用机枪扫射来“封锁”,庆幸教导总队所配置的服装是德国装备有别于普通士兵,呢子大衣,头戴钢盔,子弹雨就从吴春祥的大衣中穿了过去,待敌军中途暂停开枪时,吴春祥下令继续前进,士兵们就在长满荆棘的野草丛中一点儿一点儿的挪动着,士兵们的呢子大衣都给荆棘刮破了,吴春祥穿的2层裤子也被地上的石头给磨破了。

    傍晚,当我军距离敌军只有30~50米时,虽然是大冷天,但此刻吴春祥的额头冒着汗,这一次等敌军暂停机枪扫射时,吴春祥当机立断丢出一个绿色信号弹,接到进攻指令的士兵们向敌军丢掷手榴弹,并大喊着:“冲啊!”。敌军一见我军冲到面前时,立即撤退。

    那一夜,我军成功夺取了敌方的阵地,翌日敌军又在飞机助战下反扑,最终中国军队不怕牺牲经浴血奋战赢得了这场战役,毙敌5000余人,但我军也有很大伤亡。

    日本投降前5小时还在杀敌

   1945年1月,日军开始从东南亚撤军。6月,中国各战区向日本侵略军发起全面反攻,吴春祥所在的部队担任二营五连指导员,奉命在广西桂林以西地区夹击从越南败逃的日军。7月底转为尾追敌人,这时敌军已经不敢恋战,我军紧追不舍。

    8月14日午夜时分,我军追到广西全县,在前无进路后无退路的情况下,日本军队动用坦克对中国军队发动反扑。由于我军的连场胜利,便对日军放松了警惕,我军没料到日军会用坦克反攻,激战了两小时,我军伤亡惨重,400团阵亡80余人,三营曾副营长、一营二连贺章武连长(四川泸县人)在此战中不幸牺牲。

  15日上午7时,当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时,“鬼子投降啦!”、“我们胜利啦!”、“抗战胜利万岁!”。吴春祥一边高喊胜利,一边抱起战友,当地老百姓放鞭炮、敲锣打鼓上街游行!

   2013年“重返战场” 回光华门祭奠战友

    吴春祥的儿子吴继民告诉记者,父亲之前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要回南京再看一眼。为了圆父亲这个梦,于是吴继民2013年12月7日,便带着父亲“重返战场”,来到了父亲参军开始第一战的地方,南京!之所以选择12月7日来南京祭奠,是因为这一天曾是南京保卫战正式打响的日子。

    “父亲专门来到光华门城墙边,祭奠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近8万中国将士。78年前,那儿曾是中国守军抵御日寇最为顽强的战场之一。”吴老的儿子吴继民告诉记者,此前在江西,逢年过节之时,父亲惦念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友,就按照传统的习俗烧些纸钱以示悼念。

    抗战的经历是他们人生中至高无上的光荣,而他们日后生活的困苦则将成为民族记忆中最刻苦铭心的一页。吴老最后希望年轻人要铭记历史记忆,弘扬伟大抗战精神,续我民族大义。(记者 杨赟 王旭)

责任编辑:余 奕青返回顶部